传华晨回归A股加速,华晨中国高管股票套现财富

2019-09-22 作者:鼎盛彩票登陆网址   |   浏览(94)

“这时距离华晨回归A股的时间越来越近。”作为长时间注意华晨汽车的证券分析师之一,民族证券分析师曹鹤猜测,惠理的增持也许与华晨将来的资本运作相关,“今明两年华晨很有可能完成回归A股计划”。

例如,2008年国务院国资委出台的“关于规范国有企业职工持股、投资的意见”中,就明确禁止管理层向下级子公司持股。而在同年发布的《关于规范国有控股上市公司实施股权激励有关问题的补充通知》则要求,境内上市公司及境外H股公司股权激励收益原则上不得超过薪酬40%。

有专业人士猜测,正是基于华晨营销业务尚未进入轨道,以祁玉民为首的华晨高管才选择在2012年年初集体抛售股票,以减弱资本市场对华晨中国回归A股的强烈预测。

1月27日,正值龙年正月初五,祁玉民选择在这一天再度出手——以8.399元港币的价格减持122.4万股的华晨中国股票,当下套现1028万元港币。实际上,这已经是祁玉民在半个月时间里的第三次出手。

“假如华晨在营销层面仍不能获得突破,那么即使重组后的ST金杯得到华晨宝马和金杯轻客的优质资源,业绩报表依然堪忧,这将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华晨在资本市场的融资。”曹鹤说。

1月12日,因迟迟打不开中华轿车销路,华晨销售公司再度换帅,刘宏接替沈毅担纲销售老总一职,而后者在被“削权”后,仅保留了上海申华控股常务副总裁一职。

“我只能说高管集体抛售股票的行为不会是一次唐突的举动。”2月3日,华晨汽车内部人士对编辑说,公司的企业战略布局正在依照“十二五规划”的内容实行,不会发生改变;公司内部也并未出现高管职位变动的信息;唯一可能发生变化的是华晨在资本市场中的战略布局可能会有所调整。

而在此前的两次果断出手中,祁玉民分别减持225万和102.6万股,合共327.6万股,套现约2974万元港币,抛售合计450万股,套现近4000万元港币。

司,完成‘乌鸡变凤凰’的华丽转变。”

根据联交所《证券披露权益》显示,由于套现时华晨中国股价大多处于9元左右的高位,董事会主席吴小安分三次卖出合计225万股,套现2043万元港币;而行政总裁祁玉民同样分三次卖出合计450万股,套现近4000万元港币。按此价格估算,吴小安或祁玉民一旦全部变现手中股权,亿万身家亦属情理之中。

2011年,上述7者曾分别在8月1日、9月30日、11月9日和12月12日,连续减持华晨中国股票2012.6万股,将持股比重从2010年底的12.02%减少至8.94%。有证券分析师以为,以投资见长的惠理集团在2012年年初首次增持华晨股票,说明其对华晨的资本市场前景看好。

亿万身家

华晨汽车董事会以为,剥离长时间亏损的中华轿车业务,将减轻华晨中国的巨大财务负担,使后者把管理及财务资源重新投放到有稳定利润贡献的轻型客车和宝马业务上。但资本市场普遍以为,这是公司为华晨中国回归A股创造条件。

“由于认购股权的激励方式不可避免地涉及到管理层持股,这个问题上央企可能比地方国企更加敏感。”一位熟悉国有企业股权激励的第三方咨询人士告诉记者,在上市公司授予现任高管股权认购上,地方国企比央企具备更多可操作的空间。“按照分级管理中央和地方两级国企的原则,国务院国资委对地方国资委管理地方国企只有指导权,而没有实际管理权。”

据华晨内部人士说出,自刘宏接替沈毅担当华晨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总经理一职后,该公司正在进行密集的人事调整和机构调整。“确保金杯轻客的市场地位是2012年公司的重点任务。”该公司市场部的一位工作人员对编辑说,这时金杯轻客的竞争车型持续增长,员工销售压力巨大。

而上述公告的发布则意味着,如果没有进一步的债务重组或股权收益,ST金杯2011年公司净利润可能只有1亿元左右。公告对利润大幅缩减的解释是,2011年整体车市增速放缓,原材料和人力成本大幅提升。

也许,一切真如祁玉民两年前对编辑所说,“金杯的帽子是我自己找的,在进行一系列的资本运作后,我相信它一定能够如期摘帽”。

在此过程中,华晨集团也尝到了资产运作的甜头。2009年5月,华晨集团增购了价值5亿元的华晨中国股份,到了12月份,华晨中国宣布将最大亏损源——中华轿车业务剥离出售给华晨集团,这样华晨中国股价大幅上涨,华晨集团借此配售了约10%的股份,成功套现11.3亿元。这个运作也可以理解为是靠炒自己的股票赚钱。

这时,华晨系三家上市公司分别为在香港上市的华晨中国,在 A股上市的ST金杯和申华控股。

记者在查阅华晨中国最近数年的股价走势发现,自2004年中到2009年上半年,由于长期受累旗下亏损的中华轿车业务,华晨中国的股价曾多年徘徊在2元上下,直到2009年底华晨宣布彻底剥离中华轿车业务,股价才开始一路上扬,并在去年7、8月一度冲上10元大关。

惠理增持

当时,在华晨中国的主营业务中,华晨宝马、轻型客车两大项目业绩较好,而自主品牌的中华轿车项目则连年亏损。2009年4月,吴小安在对股东的致辞中,也明确表示因中华轿车项目销量下跌,导致整个公司毛利润下降。

2月9日,华晨中国股价再度突破9港元,这距离华晨第一次破“9”近一个月时间。

在经营质量以及具体到各自版块业务上,华晨并没有实质性改观。而旗下三家上市公司当中,除了依托宝马合资版块的华晨中国势头不错,ST金杯和申华控股都未能在业绩上取得实质性突破。

除金杯之外,已推出H530、V5两款新车的中华轿车也面对着营销困境。据信息人士说出,这时在产品制造层面,宝马已与华晨签订了“平台转让协议”,将宝马老5系车型平台转让给华晨,并在技术环节上派相关人员给予协助。但在营销领域,有着丰富豪华车销售经验的宝马明显不愿意与华晨分享更多心得。

有证券分析人士预计,“如果要继续新一轮资本运作,除了势头正劲的华晨中国外,ST金杯和申华控股显然都不是理想的融资平台。”

“将连年亏损的中华轿车业务从上市剥离至母公司华晨汽车集团后,ST金杯就成为一个优质的壳资源,而伴随华晨中国财务状况的大为好转,其回归A股的进程必将提速。”曹鹤以为。

不过,记者在连续查阅公司2008-2010三年年报时则发现,除了董事会主席吴小安在2010年行权认购500万股外,截至2010年12月31日,包括祁玉民和王世平等其他四位高管均未行权。而2011年9月更新的上市公司高管持股信息则显示,截至6月30日,除因退休辞任公司执行董事的何国华外,包括吴小安在内的其余四人,均出现在董事高管持股名单之列。

借壳ST金杯?

不过,这一系列资本运作的展开,在成就以宝马为核心利润来源的华晨中国的同时,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善华晨集团旗下另外两家上市公司——ST金杯和申华控股的业绩报表。而被剥离出去的中华轿车项目,则面临长期依赖集团输血的尴尬。

这时华晨中国的股价已上涨至8-9港元区间,而ST金杯的三季报显示华夏汽配网获悉,该上市公司这时的净资产仅为4.98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利润为600万元,约也就是两辆顶配宝马7系的价钱。

从三年前华晨高管获赠华晨中国股票的认购权,到集团斥资5亿元大手笔增持华晨中国,秘密运作中华轿车剥离,再到华晨集团配售华晨中国10%股权,以及随后增持华晨宝马,扩产、推出新品,这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资本动作,客观上推动了华晨中国股价一涨再涨。

这是自2011年8月起,上述股东连续四次减持华晨中国股票后的首次增持。

华晨中国大股东为华晨集团(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后者持股华晨中国45.26%,而华晨集团为辽宁省国资下属公司。祁玉民的职务是华晨集团的董事长及华晨中国行政总裁。

据联交所《证券披露权益》显示,自1月11日起,华晨汽车总裁祁玉民、主席吴小安、非执行董事雷晓阳三位高管开始同一时间抛售股票,当时华晨股价正处于9港元高位。

康宏证券及资产管理董事黄敏硕认为,凭借与宝马汽车的合营项目,华晨中国业绩成功脱颖而出,仅去年上半年纯利增加84.7%,至9.41亿元。去年国产宝马销量首破10万辆,增幅同比超过五成,预计盈利增幅同样可观。“公司仍处高增长期,估值可较同业有一定溢价,不妨伺机吸纳。”

2月2日华晨中国的七大股东,谢清海、杜巧贤、惠理基金管理公司(Value Partners Limited)、惠理集团有限公司(Value Partners Group Limited)、恒生银行信托全世界有限公司、切亚有限公司(Cheah Company Limited)、切亚资本管理有限公司(Cheah Capital Management Limited)悄然增持了476.8万股华晨股票,将持股比重由以前的8.99%提高至9.08%,交易金额约为3876.38万港元。

虽然在相关的公告中并未披露,究竟是因何人行使购股权计划导致发行股份增加,但从历次行权当中“每股发行价”为0.438元的认购价不难看出,这些行权人与华晨中国2008年启动的针对董事高管的认购权“激励计划”关系密切。

事实上,上述华晨七大股东之间有着错综复杂的业务联系。谢清海是惠理基金管理公司的成立人,杜巧贤是谢清海的妻子,恒生银行信托是惠理基金的信托人,通过间接控制惠理基金而具有华晨的权益。而惠理基金又由惠理集团全权控制,谢清海也是惠理集团的集团主席。同一时间,惠理集团又具有切亚资本31.19%的实际控制权,切亚资本由切亚有限全权控制。而切亚有限则是恒生银行信托的全权控制公司。

那么,祁玉民等高管的股权从何来呢?据华晨中国2008年年报显示,华晨中国于2008年11月11日通过了一项新购股权计划。按照此计划,自2008年12月12日起,董事会主席吴小安及行政总裁祁玉民被分别授予1000万股及900万股认购权,而另外三位董事何国华、王世平及雷晓阳亦各获授300万股,期限十年,而当时订下行使价为0.438元。

据吴小安2011年年底向媒体说出的信息显示,2011年由于受限购令等政策性因素的影响,金杯轻客销售未完成全年10万辆的销售目标。2012年,该车型将进入增新换代期,怎样在新品的带动下使金杯轻客止降回升,是华晨汽车销售上下员工肩负的重担。而它的表现,也直接与华晨中国2012年的业绩报表密切相关。

在1月19召开的集团2012年工作会议上,凭借着华晨宝马的出色表现,祁玉民公布了华晨2011年业绩——实现销售收入867.3亿元,同比增长27.7%,预计实现利税125亿元,同比增长76%(按上市公司全口径计算,预计实现利税151.4亿元,同比增长63%)。

将部门公司化是2007年华晨进行业务结构梳理的重点目标。具体措施是将原先华晨金杯下属的华晨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华晨汽车海外销售公司、华晨汽车研制中心三个重点部门所有独立出来,实行扁平化管理据华夏汽配网了解,分别成立华晨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华晨汽车全世界销售有限公司、华晨汽车研究,与华晨金杯并列为四大平行公司所有由华晨集团统管,直接对祁玉民负责。

但也悲观的猜测, “这可能意味着管理层认为该股股价近期已经见顶。”瑞信在一份分析报告中称,未来3、4年内高档汽车产能料将大幅提高300%以上,而且高档车需求增长放缓的程度将超过预期,因为受地产价格下降和股市疲软影响,财富效应减弱,因此华晨中国可能面临收益下行和估值萎缩风险。

事实上,在祁玉民心中,华晨汽车一直面对股权乱、管理乱、营销乱三大问题,处理这三大问题也是华晨中国回归A股的关键。经过三年多的努力,这时,华晨已基本理清股权和管理关系,只剩下营销一道难题,这无疑将是2012年的重头戏。

当然,引起机构和投资者普遍关注的,是因为祁玉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2011年下半年,华晨中国再次作价6000万元,将重点为“中华”业务供应汽车零部件增值服务的沈阳晨发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75%股权,出售给大连华夏北方投资有限公司,以确保华晨中国主营业务彻底不受“中华轿车”干扰。

小编推荐:更多汽车销量数据分析,汽车产量数据查询请点击汽车销量

“ST金杯净资产接近于0的表现,再次说明华晨中国将借ST金杯回归A股,将其优质资产注入该上市公司中,只有这样才能拯救这个尚未‘摘帽’的上市公

除了剥离亏损中华,做大华晨宝马业务,也大大提升了华晨中国的盈利,推动股价持续上扬。一方面,华晨与宝马达成技术上合作协议,并敲定中长期扩产和新产品计划;另一方面,华晨中国通过资本运作,斥资3000万元增持华晨宝马1%股权。

“通常来说,高管集体抛售股票的可能性有三种,一是高管不看好公司发展前景,以为股价已见顶可以行权;二是出于个人经济原因进行抛售;三是公司高层有可能出现人事调整。而高管出现抛售行为后,公司股价通常会出现下行波动。”广发证券分析师对编辑说。

在亏损的中华轿车业务早在两年前就被剥离出上市公司,且近两年旗下两大主力业务——华晨宝马和金杯客车均大幅增长的背景下,没有任何利空预期的华晨中国为何突遭董事高管集体“抛售”,资本市场一时迷雾重重。

经过两年的时间理清业务结构后,祁玉民便开始在资本市场有所行动。2009年10月,华晨中国突然发布,向母公司华晨汽车集团出售旗下沈阳华晨金杯汽车的中华牌轿车业务,涉资不超过5.5亿元人民币。

中华轿车的未来

事实上,在2007年的那波牛市中,华晨计划回归A股便广为业内所知。当时刚刚扭亏为盈的华晨汽车需要从资本市场融资,来处理持续曝光的新产品规划,但这时的华晨业务结构梳理尚未完成。

然而,此后发生的一系列运作让华晨中国利润飙升,2009年6月30日,华晨中国股价即报收0.9港元,增幅近100%。至今年1月,华晨中国收市价达到9元左右,股权价值攀升了近20倍。

汽车配件网报道,

“为了将中华轿车业务从华晨中国剥离,准备了长达大半年的时间。”如果从华晨中国2009年10月宣布因重大交易停牌开始推算,祁玉民至少早在2009年上半年,就开始悄然运作中华轿车业务的剥离。而华晨集团增持华晨中国发生在5月份。那时,吴小安等5位高管的股权激励计划早已通过。

从财务报表看,自剥离中华轿车业务后,华晨中国在2010年便扭亏为盈,股价从2009年初的0.42港元上升至2010年底的6港元左右,股价飙升14倍多。

何以暴增20倍

曹鹤对编辑说:“假如依照正常进程推进,2012年华晨中国便极有可能完成回归A股计划。但是从祁玉民抛售股票的行为来分析,该计划有可能会推迟到2012年下半年做方案,明年完成。”

记者注意到,类似的股权认购激励措施,在一汽、上汽、东风和长安等其他国有性质的汽车集团的现任高管中并不多见。民族证券汽车行业资深分析师曹鹤告诉记者,虽然像祁玉民这样的华晨高管套现的数额比较大,但从前期股权认购计划均报批国资和证监部门来看,这样操作并不存在违规嫌疑。

调整营销业务

3年的时间里,华晨中国的股价何以暴增20倍以上呢?

但华晨股价并未因高管的上述行为一蹶不振。自2月1日下行至7.99港元之后便一路飙升,2月10日收盘价达到9.19港元,资本市场一度迷雾重重。

尽管祁玉民在各种公开场合均明确表态,华晨不差钱。但持续亏损的中华轿车项目,仍处于投资期的专用车项目以及华晨宝马二期扩产项目,都需要华晨拿出真金白银来投入。其中,仅要滋养连续多年亏损的中华轿车项目,就足以让集团背上沉重的包袱。

曹鹤对编辑说,华晨的汽车销售业务、零部件业务和非汽车类资产则有可能装入申华控股中,以便完成华晨汽车在A股市场整体上市的规划。

“但这些条仅适用央企而不是所有国企,实际上,各地国资委在相关规定上相差较大,总体原则是除符合国务院国资委的框架外,具体如何操作仍由地方国资委定夺。”上述咨询人士表示,除了国务院国资委给“管理层持股”画出了明确的政策红线外,地方国资委并没有类似的红线。

鉴于七者之间的业务联系,它们均被视为具有华晨相同的股权权益,其相同一时间间的各自投资行为也可被视为谢清海指挥下的统一行动。

1月18日,当管理层集体沽货套现的消息传来,机构和散户纷纷跟进,华晨中国一举跃升为当日第九大卖出股,卖出金额也大增至1.6亿元港币(卖出占成交比例约25%)。与此同时,股价也急挫近9%,收市时仅报收7.9元港币。

“据说华晨正计划回归A股。”一位不愿说出姓名的证券分析师对编辑说,这一理由或许是华晨近期资本市场异常表现的重点原因。

来自港交所的高管持股变动数据显示,仅在1月11日至13日这三天内,华晨中国主席吴小安、行政总裁祁玉民及非执行董事雷晓阳申报,集体减持562万股,共套现5108万元港币,每股平均作价介乎9.05元至9.18元港币。

根据当时的董事会报告,认购权是根据布莱克—斯克尔斯期权定价模式计算,认购权授出日(2008年12月22日)的收市价为0.41港元,同时,相关公告中给出的预期波幅“按五年及十年期分别为50.91%和50.96%”。

于是,华晨中国在2009年做出将中华轿车项目出售给华晨集团的决定。此举,实际上是将包袱甩给了国有大股东。这样,上市公司华晨中国就获得了良好的财务报表。2009年底,在资产总额下降的情况下,华晨中国的税前利润,由2008年的2.59亿元暴增至27亿元,每股盈利从0.02元增加到0.36元。

虽然申华控股在营业额上贡献了145.7亿元,表现相当给力,但据华晨内部人士透露,申华控股的利润大头主要来自非整车类业务,例如地产等其他业务。至此,祁玉民此前计划打造的四大融资平台(三大上市公司 政府和银行),也因为其中两大上市公司股价下行无法发力。

而据接近华晨集团高层的知情人士披露,得益于合资公司华晨宝马以及集团其他非整车类业务的强劲增长,华晨集团去年的实际盈利表现要远高于对外公布的数字,可能为祁玉民利用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平台进行下一轮资本运作,积蓄更大的能量。

在记者采访时,仍有持华晨中国股票的华晨集团内部人士在私下里透露,集团高层对华晨中国股价的未来预期,实际上远高于目前资本市场的实际表现。

ST金杯在上月底发布的业绩预减公告称,预计公司2011年度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下降50%以上。数据显示,2010年ST金杯净利润为2.8亿元,其中扣除债务重组利得1.63亿元,以及股权投资收益2241万元这两项外,公司主营业务尚不足1亿元。

“这个我不能跟你说,也不好跟你说。”记者注意到,在所有被授予认购权的五位华晨高管中,除了中途辞任执行董事离场的何国华外,其余三位高管均或多或少参与了此次套现行动,只有华晨集团副总裁、华晨中国执行董事王世平“按兵不动”,不过他在上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现得异常谨慎。

华晨集团相关人士上周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确认了上述高管的减持交易,不过该人士以抛售股票是“纯个人行为”拒绝置评。

1月16日,华晨中国发布的一则公告透露,公司因一项购股权计划行使而发行150万股,令公司发行股份数量由50.177亿股增加至50.192亿股。事实上,华晨中国自去年6月29日至今已有9次因认股权行使而发行2250万股,其中仅在1月6日和13日这两天就分别发行600万股和50万股。

接近华晨高层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华晨中国股价近两年得到大幅提振,主要得益于两大利好:第一当属2009年剥离长期亏损的中华轿车,改由大股东华晨集团接手;第二则是与宝马合营业务持续扩大,包括国产宝马销量激增、新产品导入加快以及产能迅速扩张。

本文由鼎盛彩票发布于鼎盛彩票登陆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传华晨回归A股加速,华晨中国高管股票套现财富

关键词: